秦陽身上湧動著恐怖的魔道之光,那並非邪惡之力,而是魔尊的力量。

魔尊一生修行不為人,只為己,而且為了提升自己,可以不顧任何一切規矩。

這就是他被稱之為魔頭的原因。

可並不意味著他的‘道’就是邪惡的。

基本上人族這邊的大修士所掌握的道則,就沒有一個是邪惡性質的。

只有九大魔神,他們的道則,才是真正的惡!

每一種都在針對武道、法術、煉體三道。

魔尊的力量十分霸道,頗有一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架勢。

那力量蠻橫無理,橫衝直撞,當場便是將吞天魔帝的吞噬之力抵擋下來。

不過,這種抵擋只是片刻的,幾個呼吸之後,魔尊的力量便也就開始出現頹勢了。

秦陽面色微沉,他如今被拔高到虛神境巔峰,完全能承受完整的魔尊之力。

天衍之法的特殊性就在於,他可以隨意調動任何一個星辰之中的力量,而且與原主相當。

這一刻,秦陽忽然想到,一個魔帝至少需要三個人族大帝才能抗衡的說法。

“如果我能動用三種力量,是不是就能抗衡了?”

秦陽這樣想著,便是嘗試調動另外兩顆星辰的力量。

一顆是槍道、一顆是五行道。

Advertising

轟!

璀璨規則之光扶搖直上,照亮了整個虛無之地。

“嗯?”

吞天魔帝瞳孔猛地一縮,他的吞噬旋渦竟然被逼退了!

這怎麼可能!

“槍道之力?五行之力?不可能,這兩種道則,這樣的水准,不是人主他們才有的嗎?”

“為何會在你身上復刻?!”

別說吞天魔帝,其他幾位魔神也都面露震驚。

一個人族能夠同時占據三種頂級道則,這太不可思議了!

如果人人都能這樣,那他們魔神種族便沒有勝算。

所幸,能做到這件事的,似乎只有秦陽一個人?

秦陽心神一動,果然有效果!

怪不得需要三位大帝才能戰平一個魔帝,因為基本上任何一個人族大帝對自己修行道則的掌控份額,都能達到七成以上。

優秀者能達到八成以上!

這樣自然能有機會跟幾位魔神一戰。

Advertising

即便魔神掌控的道則份額是百分百又如何?拖延總能做到!

“人主已現,我人族不會滅亡!”

藥仙欣慰地看著他這個弟子,總算還是熬到了這個時代。

“衛我人族,諸位將士,與我一起,與人主一起,殺敵守界!”

“上古十六柱,開先鋒!”

後方,上古十六柱的強者們臉色微變,當先鋒?他們不願意。

可一道道目光透射而來,他們沒有辦法拒絕。

此時敢說一個不字,人族強者們就會先一步將他們擊殺!

“唉!”

上古天宮之主嘆了口氣:“天宮眾強者,隨我殺!”

“金聖宮諸強,隨我出戰!”

金聖宮宮主看了秦陽一眼,早知如此,當初便投誠好了。

現在淪落到當先鋒,無非是他們做錯了事的代價而已。

極雷仙宗宗主哀嘆,早知道就不跟秦陽為敵了!

“極雷仙宗各位長老,隨本座打頭陣吧!”

Advertising

天王府、風雷宗、星相宮...

一個個上古十六柱的強者,紛紛殺了出去。

就連他們門下的天才都出列了。

天王府的周破恆看了一眼秦陽,有羨慕,有悵然。

他微微嘆息,然後一拳轟向了一位魔王。

他之實力,也只能對抗魔王了。

而秦陽,卻已經是人主。

當初他還想跟秦陽爭雄呢...想想都覺得可笑!

大夏強者不少,絕世榜平亂王、定海王、拓跋北幽、葉照江、顧流沙、徐煞、諸葛連城、慕蓋蒼。

九大強者竟然有神芒加持,都是達到了能對抗魔皇的地步。

他們各自分走了一個三十六魔皇之一。

這一戰,大夏強者傾巢而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