賈二虎一怔,第一反應是不是雲虛子那邊出了什麼狀況?問題是就算他有什麼問題,扈佑民也不存在跟自己道歉呀!

難道說走投無路的雲虛子,最後狗急跳牆,最後跑到母親那裡,傷害了我母親?

“扈處,”賈二虎的心一沉,忐忑不安地問道:“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”

扈佑民說道:“因為兩個女孩子回來了,我們小組基本上取消了贏國之行,轉而成為雲虛子專案的領導小組,所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這個案子上,從而忽略了對你母親的保護。”

一聽到果然是自己母親有事,賈二虎的心一緊。

扈佑民接著說道:“剛剛接到你愛人的電話,說是你母親和你弟弟突然失蹤了,電話怎麼也聯系不上。

我先後向廳裡和部裡進行了彙報,結果通過大數據調查,發現你母親和你弟弟,已經和東方娜一塊,登上了前往西國的飛機。”

賈二虎蒙圈的瞬間,在這時威廉姆斯太太的陰謀。

賈二虎問道:“我老婆知道這事嗎?”

扈佑民說道:“我沒有給他回話,而是先給你打了電話。”

賈二虎點頭道:“謝謝扈處了,你晚一點跟她回話,我等會兒先打電話給她。”

扈佑民問道:“這件事是不是我想多了?東方娜前幾天還彙了幾億到你們公司,他帶著你弟弟和你母親去贏國,應該不會有什麼惡意吧?”

為了不給扈佑民造成心理壓力,同時也不想泄密,賈二虎笑道:“沒事,她現在跟我是合作伙伴,這麼做,你是為了向我示好。

等一會兒給我老婆回話的時候,你就實話實說。”

扈佑民松了一口氣:“那就好!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?”

賈二虎說道:“剛剛把兩個女孩子送回國,現在還沒有頭緒,等過幾天我再向你彙報吧。”

Advertising

扈佑民說道:“你那邊的情況,直接跟領導彙報就可以。當然,如果需要我們提供幫助的話,也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。”

“謝謝扈處。”

扈佑民又說道:“另外因為工作組的工作性質改變了,丁敏鬧情緒,非要去贏國協助你,聲稱如果組織上不答應,她就要休年假,以個人的身份去贏國。”

賈二虎笑了笑:“我知道,等會兒我給她也打個電話。”

賈二虎掛上電話之後,先是撥了一下東方娜的手機,提示對方已關機,接著又撥了溫如玉的電話。

“喂,老婆,想我了嗎?”

“二虎,”溫如玉焦急萬分地說道:“中午沒事的時候,我給媽打了電話,卻提示她已關機。

我又給嘉偉打了電話,他也關機了。

等到下午,我再次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,依然是關機,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。

打電話到嘉偉的單位,說他今天根本就沒上班。

後來我才發現東方娜也沒來,所以又給她打電話,誰知道他也關機,我問了東方坤,他什麼也不知道。

我又打電話給東方雄還有東方達興,他們都說不清楚東方娜的情況,我感覺該不是東方娜把媽和嘉偉拐走了吧?

所以我剛剛打電話給扈佑民,讓他幫忙查一下,他還沒有回話。”

賈二虎笑道:“老婆就是老婆,真的好厲害呀,就只有幾個小時沒見,你居然想到東方娜會把他們給拐跑?

不錯,東方娜給我來了電話,說是先帶嘉偉和媽媽去西國看看,如果覺得那邊適合的話就留下,不適合的話,只當是玩一玩一趟就回來。”

Advertising

“什麼?”溫如玉怒爆粗口道:“還真的是這個小婊子呀,把媽和嘉偉帶走了,怎麼連招呼都不打一聲?”

賈二虎笑道:“別生氣,別生氣,我這不是在給你打電話嗎?她上午給我打了電話,當時我正忙著,所以沒有及時告訴你。”

溫如玉這才松了一口氣,轉而又把怒火轉到了賈二虎的頭上:“我說小鹿純子身上有什麼東西,讓你在那裡沒白天,沒晚上的忙了兩天,連個電話都不給我來一個?”

賈二虎心想:她還不知道我來贏國了,那個小晶也是,還特麼是大學生,甚至跑到贏國來留學,回去的第一時間,難道不應該給她這個遠方的表姐,先打個電話感謝一下嗎?

賈二虎問道:“怎麼,小晶沒打電話給你?”

溫如玉根本就沒有想到遠方的表妹頭上,還以為賈二虎說的是姓金的金,不解地問道:“哪個小金?”

“你表妹呀!”

溫如玉一愣:“怎麼,你找到她了?”

“昨天已經送她回國了呀?”

“啊——”溫如玉瞪大眼睛問道:“你去贏國了?”

賈二虎笑道:“不然呢,你還以為我天天趴在小鹿純子的身上呀?我可是把老婆的命令當成了頭等大事。”

“簡直是胡鬧,我都不跟我打聲招呼?”

賈二虎嘿嘿一笑:“我還不是怕你擔心嗎?”

“那我現在就不擔心了?信不信,我現在就飛過去?”

賈二虎嚇了一跳:“老婆,有話好說,千萬別衝動。媽和嘉偉已經到了西國,你再要是過來,那家裡可就沒有人了,公司怎麼辦?”

Advertising

溫如玉冷哼了一聲:“我不管!”